弃权0票
2020-06-12 17:4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出席本次股东大会的中小股东表决情况是,中小股东投出同意票3818.84万股,反对票893.55万股,弃权0票。

因此,大北农的“立场”是表决前的最大悬疑。今年上半年,同为农业上市公司的大北农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二级市场举牌成为持有荃银高科9.91%股权的第三大股东。8月初,荃银高科宣布与大北农旗下金色农华合资设立子公司,开发种业新品。

荃银高科第一次收购同路农业的方案,在2016年5月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因中植系投出的反对票未获通过。本次重启收购同路农业全部股权的议案能否过会,一直也被视为检验股东关系的“试金石”。

但股东会表决显示结果,大北农并没有选择和荃银高科董事长团队站在同一阵营,而是和贾桂兰一样选择反对重组同路农业。

在目前的表决机制下,投弃权票可被视为一种委婉的“反对”。中植系相关负责人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荃银高科两次停牌重组同路农业的“时点”都选在被举牌后,本次选择以“弃权”方式反对收购同路农业,是因为中植方面依然认为标的资产估值过高,难以达到业绩承诺。

名,17项议案的表决情况基本相近,均未获出席本次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以《发行股份种类和面值》议案的表决情况为例,该议案共有同意票8590.59万股,反对票9042.41万股,弃权票6811.74万股。

重启收购同路农业再次折戟,显示荃银高科各大股东间的分歧仍激烈。其中大北农、中植系的“立场”是最大的悬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多方求证,获悉各大股东的具体投票情况:荃银高科第一大股东中植系投下“弃权”票;大北农(002385)和贾桂兰均投出反对票,导致收购同路农业的方案最终未获通过。

据悉,安徽省高院于今年7月5日对案件进行了一审开庭审理,目前尚未判决。中植系上述股权目前并没有被冻结或质押,诉讼的进程对荃银高科持续的股权“鏖战”将产生影响。

荃银高科方面则向证券时报表示,关于中植系等提出的上述问题,荃银高科与第三方评估机构也对此与同行业上市公司购并案例做过比较,同路农业的估值完全属于合理区间。此外,荃银高科正向法院起诉中植系违法增持公司股份,要求判决中植系违法增持占荃银高科3.71%股份的民事行为无效,并限制其表决权。

今年7月11日,荃银高科实施了每10股转增2.945279股的权益分配。根据荃银高科半年报及此前披露的权益报告,上述6811.74万股弃权票数与中植系3家公司转增后的持股数量刚好吻合。剩余持股5%以上股权的大股东和董监高投出的反对票中,总计有8148.86万股的反对票,票数刚好和大北农、贾桂兰的合计持股数量相等。持股5%以上大股东中,荃银高科董事长张琴对收购投了赞成票。

根据荃银高科的公告,出席当天现场会议的股东及股东代表共12名,网络投票出席会议的股东共24

荃银高科和中植系方面证实,反对票确由大北农和贾桂兰投出。“大北农方派代表来参与了现场会议并同时在网络上均投了反对票,但没有告诉我们投反对票的原因和理由”,荃银高科相关负责人表示“不解”,“为什么同为上市公司,却不支持产业重组,做大民族种业”?

在股权分散的情况下,荃银高科(300087)的重组之路注定艰险。公司8月27日下午披露的股东大会决议显示,上周五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上,与荃银高科重组同路农业相关的17个议案全部被否决。

中植系还称,“我们认为荃银高科董事会必须要进行改组,希望完善公司的治理结构。中植系称”身作为荃银高科的第一大股东却无董事席位,基本上无法参与荃银高科的重大决策。这三年来为了公司稳定,没做出过激行为。

考虑到荃银高科第四大股东贾桂兰曾在重启收购同路农业的董事会表决中投弃权票,本次股东大会上投下反对票或在市场意料之中。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wjw51888.cn漳州对妊妥有限公司 - www.wjw51888.cn版权所有